自是人间惆怅客

萌楼诚,喜瓶邪。

这是,毕业的时候,班上唯一知道我喜欢他们的人,送我的画。

今晚月色真美。

若我们再次相见,
事隔经年,
我该以很何面目对你,
以沉默?以眼泪?
        -以拥抱。

你能想象吗?
有一天醒来,面对镜子里的自己,一无所知。
正如他自己所说,他是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。一直寻找记忆,然后一并忘却,他淡漠了,淡看人间的悲欢离合。
可是他还是在生死关头,救了一个菜鸟,
笑着说,还好,我没有害死你。
很多更多年前,他还只是个孩子。
可因为他的麒麟血,他被家族里的人当做驱虫的工具,彼时,他六岁。
他是张家族长,年少就背负了太多东西。
他只见过自己的母亲三天。然后他哭了,他不知道为什么。
蓝色连帽衫,背着一把黑金古刀。
庆幸去年这个时候他还记得,庆幸那时他终于回家。
那一天,他们都可以不用背负那么多,为自己而活。
因此,这是他的生日,重生之日。
然后他和他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今天他回家一年了,长白山上,有三叔,有老妖,还有那么那么多的稻米。
有人说,稻米已经不是以前的稻米,
盗笔也不是以前的盗笔。
当初说好了下个十年一起走,最终还是曲终人散了。
莫名难过,但也开心,因为,长白山依然那么热闹啊。
纳兰公子说,十年踪迹十年心。可是我想永远爱着他们。
此生不悔入盗笔,但求一睡张起灵。

净化首页,
顺便表白一下清和太太。
别嫌我字丑。